中式裝修圖片,簡約中式風格KTV裝飾,輕松打造雅致家居

品牌高老莊裝修網首頁

「中式裝修圖片」光頭李進,著名唱作音樂人、影視導演、“聽覺LOGO”理論創立人、北京寶麗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總裁,曾任教師、記者、主持人等工作。

光頭李進,著名唱作音樂人、影視導演、“聽覺LOGO”理論創立人、北京寶麗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總裁,曾任教師、記者、主持人等工作。

聽說光頭李進鬧過一個笑話。在一次演唱會上,剛出場的他大聲對觀眾說:“各位光頭大家好,我是朋友李進?!崩钸M,這個很多人心中漂泊孤獨的游子,有著和他可愛的小尷尬一樣溫暖而真實的另一面。

“這個家里不同的區域和房間色彩區別很大,反差強烈。一般的家庭往往不敢那么大膽。臥室和床的設計也和一般家庭的方式完全不一樣。墻壁特別做了隔音處理。還有人覺得這個家數字的、高科技設備比較多,很現代??傊?,設計這樣一個家,需要膽量,更需要一定的藝術鑒賞力和想象力?!?/p>

2000年底,李進很偶然地買下這座房子。原本是覺得這里地段好,買來準備投資用的,沒想到按自己的想法裝修后就舍不得出租了,干脆自己住進來,反倒把原來的房子給賣了。

李進的設計理念有三:一、現代,前衛;二、色彩豐富,有一些體現自己喜好和個性的東西;三、實用,有個給大家做俱樂部、酒吧和小沙龍的地方。

裝修完成后,李進最滿意的部分就是空間和色彩的構想。這個家并不大,戶型簡單方正,但空間劃分充分,層次立體豐富,頗有些迂回曲折、錯落有致的意味,而非平板直接、一覽無余—這也是李進特別希望的??蛷d分為用餐區、休閑區和影音欣賞區。餐桌上也不妨聊天、打牌。飄窗下搭上了地臺,中間是一面活動的小茶幾,他和朋友們喜歡在這里對弈。夜深而余興未盡時,茶幾收起來,地臺作床,足以留客。若是朋友再多幾個,就把沙發拼起來一躺一睡,和床一樣自在舒服。

一般的家庭裝飾往往想不到在天花板上做太多文章,至多是吊頂安燈而已。這個家的天花板上卻裝著鋼架結構,任由主人隨心所欲點綴安排?,F在這上面隨意掛著不少東西,例如舊時的照片、杯子、各種飾物。至于吊著的燈造成的,除了視覺上的時尚感外,還有一種意想不到的舞臺感。原本冰冷無情感的東西,變得有個性又富于生氣。

客臥有一點西部牛仔的風味。藍色調的書房則幽靜而清爽。

這個家采用的三種主色調,用很多美術家和時尚界人的話說,是目前最時尚的三種顏色—銀灰,黑,深紅。銀色的天花板、銀色和紅色的墻面,三者和諧的搭配形成一種強烈的視覺沖擊和現代感。

李進承認,當初做設計時也沒有什么電腦效果圖,完全靠想象,很多設想心里著實沒底,要是做不好可就真砸手里了,所以很多嘗試頗富挑戰性,需要相當的勇氣??蛷d的地臺本來設計的是直角,但他總覺得過于呆板,用弧線又嫌流俗,就自己拿了木板什么的比劃來比劃去,從各個角度去感覺。最后選擇了一道斜線,覺得應該還可以,做出來后感覺果然十分舒服自然。

當然,和許多家庭的結果一樣,裝修永遠是遺憾的藝術:由于材料限制,李進覺得天花板和陳列架還不夠精細講究。四十平米的客廳空著時覺得很大,填入家具后覺得還是小,如果再大一些一定會更豐實更敞亮。

李進也設想過將來換一所更大的房子,那樣的家應該一方面是良好的居住環境,另一方面又是一個家庭博物館。每個相對獨立的空間都有不同的風格、個性和感受,分別展示不同時空或主題的概念。他決不要一個家中無論多少間房子都搞成一種感覺,他覺得—那太沒意思了。

原來的家為了入住裝修得很匆忙,沒有機會考慮個性和風格,比較平淡。李進坦誠,那也是一個家,也是生命中的一段經歷與過程,他也愛那個家,但和對這里的愛法完全不一樣。很多人現在已經開始發現,過去從媒體上看到的李進是一個漂泊的、對家并不很眷戀的人,搬到這里后的李進則特別愛家,愛到幾乎整天呆在家里不出來的程度。

因為離城區遠,進城一次來回很耽誤時間,所以他每次辦完事就盡快回家。在家里什么事都可以做,錄音、彈琴、唱歌、觀賞影片、上網……

不大的房間,提供的想象和思維活動的空間卻很大。安靜地坐在家里,目力所及,正紅的墻面有著天安門城墻式的大氣和沉渾,銀色的天花板透出太空艙的神秘和冷靜,便有無數靈感紛然迸發,思緒飛舞至很遠很遠的地方。

對于李進而言,這里不只是一個家,更是他為自己營造的一個適合個人性格、生活和藝術愛好的天地,是集工作、學習、生活功能于一體的地方。

這個家里從大到小每一樣裝飾品,都是他親自挑選搭配的,他因此而對這個家有著一種特別的感情。鋼架上的美國吉普、恐龍,陳列架上的各種車模,都體現著主人的個人愛好和習慣。

除了車模外,他的另一個愛好是搜集各種好玩的工藝品。

后來的生活影響很大。照片的背景是當時當地最時髦的一座橋,鋼架的,那也是所有人所有照片的唯一布景。李進在開演唱會時特地把它做成噴繪張掛起來,現在又把它移到自己的家里。無論是在光怪陸離、樂聲震耳的舞臺,還是在這個“很IT很太空”的家,這張黑白的老照片無疑已陳舊泛黃、略顯模糊,而隨著時空的遷移越來越清晰深刻的,是那份美好純真的童年記憶。

第一張專輯的封面照片也掛在這個家里。那是多年前的一組老照片之一,當時的李進尚且默默無聞。攝影用的器材很簡陋,一共只花了三百塊錢,但感覺卻非常好,所以他一直保留著。后來制作人看了這些照片,認為根本無需再照別的了。李進認為那是他個人最經典的一張照片,那神態特別能反映他個性上的某些東西—戴著氈帽,有一點異國風塵的味道。眼睛帶著探索望著前方,似乎永遠想說點什么。

這是李進對自己的詮釋。

平時他喜歡請一些志同道合的影視和音樂界朋友到家里來玩。這樣一個不大的家,居然可以開一個三十人的自助餐派對。朋友們幾乎每次來都要玩到深夜才回家,唱卡拉OK,看片子,聊天,下棋,喝茶,聯歡。在很大程度上這個家就是為朋友聚會而準備的,大家來了有興致,有想法,想說,想笑,想玩,這就是李進所期望的了。

現在李進發現自己是很愛家、很戀家的一個人,心里充滿對家居、對家庭生活的憧憬與期待。也許巨蟹座的男人真的是顧家的男人。表面孤傲冷峻的李進,骨子里同樣喜歡一個好的家,期待著和自己喜歡的人取長補短,互相寬容,彼此像了解自己一樣了解對方,甚至在對方自己都意識不到的時候,就清楚地知道需要給對方什么樣的關懷,而且不管是貧窮還是富有,都能永遠和睦幸福地在一起。

李進認為,一個藝人剛出道時的確需要一二標志性較強、風格比較鮮明的作品把自己亮出來,但任何一個藝人都絕不會始終局限在某一種風格中,其成熟的標志應該是自如地駕馭各種風格和主題。這是一種自然而然的豐富與成熟。

但是,我們一直覺得,他的這種轉變與如今擁有了一個溫馨的家不無關聯。

「中式裝修圖片」